我和老婆在街邊等人,旁邊一個男人脫掉外套給他女朋友披上。他女朋友打車走了,他穿著單薄的襯衫在寒風中瑟瑟發抖。老婆說:“看到沒,好男人!” 我問他:“西北風這么大,兄弟你不冷嗎?” 他回頭看著高檔女裝店櫥窗:“還好反應快,要給她看上了一件,我天天喝西北風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