民國初年

  夜半三更,月亮半明半暗的藏在一團烏云之中。

  長長的走廊上響起了幽幽的腳步聲,一步步的踏在木板上,好像緊扣著人心……  推拉的屏風門吱呀一聲被拉開,蘇水月執著一盞燈走了進來。

  都不記得有多久沒睡上一個安穩覺了,每次才剛一閉眼就做起了噩夢,這么多年了,似乎所有的事情全都忘了,只有這夢始終如影隨形……蘇水月無奈的搖搖頭,點亮了房子里的油燈。

  這是一間不小的屋子,前半部分有一張整根樹根雕成的木桌,上面放著茶具,擺放的很有章法。屋子的中間是一個陳舊的柜臺,后面便是幾個大大的看不出材質的木架子,上面堆放的是一些繡品,成衣呀、手帕呀、被面什么的,難得的是上面的花兒無一不是栩栩如生的。

  蘇水月走到了柜臺后面的一個小小的繡臺前,在香爐中加了一把檀香屑,濃重的香氣合著煙霧彌散開來,讓她緊皺著的眉頭略略舒了一下。

  反正也是睡不著,水月索性坐在了繡墩上,拈起一根針,繡起了早上未繡完的鴛鴦……渾然不知外面的天亮了再暗。

  走了一天,段皓的腿都有些酸了,卻還是沒能找到小云嘴里所說的水月繡坊。

  想想小云也的確是有些無理取鬧,眼看著婚禮在即,竟然會無端端為了禮服而推遲婚期。

  “你看看雯雯旗袍上的那朵花,比我的好多了,她是伴娘,這樣一來我的風頭不全都被搶光了。”

  “你穿什么都好看……”段皓無奈的哄著。

  “你呀,就是不懂。”小云戳戳段皓的額頭:“我們倆從小一塊兒長大,素來是什么都比的,如今我嫁人怎么能被她比下去。總之一句話,找不到更好的,那咱們的婚禮也不用辦了。”小云倒是氣鼓鼓的走了。

  段皓一向都對她沒什么辦法,只有出去找這更美的花,幸好倒是雯雯沒為難他,爽快的叫他去找這家水月繡坊。

  天蒙蒙黑了,段皓有些絕望的穿梭在一條古老的巷子里,低著頭前行,突然覺得頭頂有一縷昏黃的燭光,抬頭看了一眼,不由得驚喜。

  原來發出昏黃燈光的小小店面掛著一塊牌匾,上面正是端端正正的寫著“水月繡坊”四個大字。

  段皓心中一喜,快步走進了繡坊。

  “請問……”半天也沒看到人,只好開口問道。

  “什么事?”一張臉無聲的出現在了柜臺后面,突然之間倒是嚇了段皓一跳,定眼細看,卻是一個女子,要說五官倒也算是精致,整張臉卻是半透明的,只染上了燈光蠟黃的顏色,除了薄薄的皮膚之下泛著一點淡青的血管,竟然好像沒有一絲自己的色彩,橫亙在頰邊的一道長疤,生生的讓她看起來有幾分可怖……

  “先生?”見來人半天也不說話,水月皺了眉頭,小聲喚道。

  “恩?”段皓回過神來,想著看了人家姑娘半晌,自己倒不好意思起來,紅了臉道:“請問這里可是蘇水月小姐的繡坊?”

  看著她的樣子,水月無端的覺得快樂起來,青澀的男子,微微發紅的臉,輕輕的吐出一句:“請問月……”猛地搖搖頭,水月不知道自己怎么會想到這些,握著胸前掛著的小巧冰冷的琉璃略平靜了下,方道:“我便是蘇水月,先生需要什么?”

  “哦。”段皓忙道:“我的未婚妻想要一套嫁衣。”

  “嫁衣?”水月輕輕扣著木制的臺面:“這要制成什么花樣……”

  “哦,不……”段皓打斷道:“婚禮已近了,我想問有沒有成衣?”

  “成衣?”水月站了起來,單薄的身子就像一個紙片,松松的掛著純白的旗袍。

  當她走近之時,段皓似乎突然看見她手中一直握著的琉璃發起了光,再細看時卻無異樣,只是蘇水月已然帶上了笑容。

  “先生,成衣倒有一套,只是樣式老了,不知……”

  “好好,我趕著要,勞煩蘇小姐了。”

  水月笑笑,從柜子下面取出了一個紙包,小心翼翼的打開層層包著的紙,段皓只覺眼前一亮。

  其實包裹中也沒什么別的,只是一個紅緞蓋頭,倒是上面繡的花兒靈動的緊。花樣是百蝶穿花的,難得的是小小的方寸之地竟然容納下那么多的小巧蝴蝶。一叢牡丹開得嬌艷,數百只蝴蝶穿梭其中,段皓竟然似乎能夠感受到蝴蝶翅膀煽起的輕輕的風。線色是鮮艷的,卻不失雅致,竟不像是用來穿戴的東西,而是要鑲在鏡框里掛在墻上的藝術品。

  “您看這個如何?”蘇水月問道。

  “很好。”段皓略微顯得有些激動。“蘇小姐可以將嫁衣整套拿出來嗎?”

  “這個啊!”蘇水月倒是不急了,走到柜臺外面,從根雕的小桌上提壺倒了一杯茶遞給了段皓。“看先生如此著急,想必也有些緣故吧。”

  “這……”對于小云的任性,段皓有些難以啟齒。沒想到水月倒是不再追問,了然的一笑道:“既然如此,先生何不讓本人先看一下呢。”頓了頓,有些不好意思的說:“這東西自繡出來就在我身邊,也有了些感情,若是被人喜歡也算是造化,若是不喜歡就讓它繼續留在我身邊吧。”

  “這個……”段皓怔了一下,道:“應該的,應該的,那我就先拿這個回去給她看看。”

  水月淡淡一笑,幫忙將蓋頭用紙細細的包好交到了他手中,看著他走出繡坊,隱沒在夜色之中。

  “蘇水月,你違誓……”繡坊里的燈光更加昏暗,水月的身后出現了一個淡淡的黑影。

  “哦?我如何違誓?”身后突然出現詭異的黑影,她倒是安置若素,悠悠的走到桌旁坐下,端起茶杯輕抿一口。

  “你答應過我要替我們報仇的,你答應要將我們送到她身邊的,你……”

  隨著黑影的聲音越來越高,水月胸前的琉璃也突然間光芒大盛了起來。

  “不要急……不要急……”她急忙放下茶杯握住了琉璃,柔柔的細語道:“就是她了,她跑不了……”

  正文二

  “漂亮嗎?”小云愛不釋手的捧著那塊鮮紅鮮紅的蓋頭,自從段皓把它拿出來之后,她的眼光似乎就再沒有離開過。

  “恩。”小丫鬟使勁的點著頭,她算是服了,本來以為自己就是周家最巧的丫鬟了,能繡出最美的花,可看到這塊蓋頭后,她才知道什么是栩栩如生,難怪小姐這么喜歡,隨著她的手一下下的動,蝴蝶仿佛就要振翅飛起,破圖而出。

  “還沒看夠啊。”周老爺拄了拐笑笑的走進來:“早點睡吧,明天不是約好和段皓一起去看這套嫁衣嗎?”

  “爸爸。”小云歡樂的跑上前挽住了父親的胳膊:“要說這東西是成衣又是這么老的樣式,我應該不喜歡的。可我好像跟它是前世的緣分,一看到就沒來由的喜歡了起來。”

  “你喜歡就好。”周老爺慈祥的拍拍愛女的手:“下次別再這樣任性了,當心有一天段皓不要你。”

  “他敢!”小云微瞪了秀目嬌嗔,注意力卻又瞬間轉移開來,挽著父親細細盤算著:“我要叫人重新為我的婚禮計劃,我要完全按照咱們的傳統來,那些人不是都喜歡西洋的東西嗎?我偏偏要不一樣……”

  計劃新的首飾和婚禮流程又讓小云忙了半天,抬頭看看座鐘,發現時間真的不早了,伸伸懶腰,一陣倦意就襲了來。

  “小姐,早點睡吧,明天還要早起。”丫鬟提醒道,拿起小云手邊蓋頭打算收好。

  “別動……”小云突然道,嚇的丫鬟手一顫,紅綢便飄落在地上。

  “你怎么搞的……”不等丫鬟反應,小云已搶上前去將蓋頭抓在手中,不耐煩的揮著手道:“下去下去……”說著也不再理她,自己將紅綢小心的折好,放在枕頭邊上,看著上面的百余只小蝴蝶,迷迷糊糊的睡了去。

  “小蝶……小蝶……”半夢半醒之間聽得有人在叫自己,小云揉了揉眼睛坐了起來,一睜眼,面前竟然是一片花海,遮天蓋地的花兒中間穿梭著成群的彩蝶,艷艷的煞是好看。

  “小蝶,你終于來了,我們好想你。”一只格外色彩斑斕的蝴蝶飛了過來,在小云的面前幻化成了一個絕色女子。

  “我……我……你……”眼前的一幕讓小云驚的說不出話來,伸著玉指,指指眼前的女子又點點自己,一臉的訝異。

  “小蝶你忘了嗎?”女子的笑容溫柔如水,輕輕牽起小云的手,口中喚的依然還是“小蝶”這個陌生卻又有些熟悉的名字。見她還是一臉的茫然,女子耐心的繼續道:“小蝶,我們都是蝶仙啊,因為歷劫才墜落凡塵的。小蝶,我們都回來了,我們在等你……”說著,大群的蝴蝶仿佛都同意般的圍了上來,在二人的周圍扇著翅膀。

  小云早已迷醉在了這番景象中,迷迷離離,自己可不就是那蝴蝶仙子,身子一輕,似也得了一雙翅膀,飛在花中,分不清是花是蝶……

  睜開眼,蘇水月已經是滿頭的汗,撤去面前的小香爐,將琉璃掛回自己的頸中,冰冷的觸感讓她微微的平靜了下來。

  “夢蝶……蝶夢……”喃喃說了一句,她站起身來。

  “她會來嗎?”那個女子剪影般的黑影又出現在了一旁。

  “你說呢?”水月微笑著問:“誰能不沉醉于這樣的美夢?”

  “水月……”黑影頓了頓,方遲疑的叫出后兩個字:“姐姐……”

  “奇了。”聽得這聲喚,水月轉過身來,饒有興味的看著她:“一直以來都是連名帶姓的叫,今天怎么肯叫我一聲姐姐?”

  “剛才……”黑影的頭低了下來:“那個夢,該是廢了你不少心神吧,難得你愿意這么幫我們。”

  “謝?”水月唇邊的笑容有幾分嘲諷:“那倒不必,各取所需罷了。”抬頭盯著黑影:“你說只要幫你成事,你便不惜一切代價,不是說笑的吧。”

  “怎么會。”黑影的聲音又高了起來,隱約可見其雙手成拳:“這樣的仇……這樣的恨……我不后悔。”

  見她的樣子,蘇水月滿意的笑了笑,轉身提了燈向外走去,一邊還說道:“明天她必來,你只需耐心等著,我答應過的自然幫你。”

  “姐姐……”眼見她就要跨出房門,黑影又喚道:“雖然我到醉花葶之時姐姐已經離開,但是……還是謝謝你!”

  “醉花葶……”這個名稱僅只在舌尖碾過,蘇水月猛地心疼了起來,七上八下好像有太多的東西要沖出來。快步的逃離,月白色旗袍的寬袖一揮,門在背后關上。

  正文三

  聽到有人喚自己名字,蘇水月剛從繡架前抬起頭來,便看到段皓與一個清秀的女子站在門口。

  “段先生來了。”水月笑瞇瞇的說,看了一眼小云,問道:“這位就是……”

  還沒等她說完,小云已經迫不及待的開口道:“蘇小姐,昨天的嫁衣可以整套給我看看嗎?”說真的,小云被水月嚇了一跳,在陽光下,水月的臉更是幾近透明的,不僅能看到青青的血管,就連那道疤痕向上翻卷著的皮肉,似乎也看得很清楚,真的不知道這樣的女子是怎樣繡出那么美的花的。

  對于她的打斷,水月不以為意的笑笑,指著內堂道;“那套嫁衣一直都擺在里面,小姐隨時都可以進去看,只是先生不便進去。”

  “要單獨進去啊……”看了一眼水月的臉,小云有些遲疑。

  水月依舊笑容不變,用與面容并不相稱的聲音柔柔道:“那么美,美的像夢一樣的東西……”

  想到昨晚的夢,小云馬上又沉醉了起來,仿佛受了蠱惑般,點頭道:“好,我跟你進去看。”

  移過那只白玉的小香爐,水月用長長的指甲挑起一點香末加了進去。

  “蘇小姐……”小云剛想催促,水月笑著向她擺了擺手,回身在柜中取出一只雕刻精細的木盒,坐在小云對面,緩緩的抽出了木蓋。

  尚未仔細看那折疊的四四方方的大紅水緞衣裙,小云仿佛覺得一群蝴蝶由盒中飛出,沖著自己而來,猛地向后躲了躲,定神再看之時,香爐中騰起的白煙之后依然是蘇水月的那張臉。

  “小姐喜歡嗎?”水月問道。

  “蝴蝶……”小云喃喃道,抬起頭正要說什么,突然發現水月正一臉驚愕的看著她。

  “你說蝴蝶,你看到蝴蝶了嗎?”似乎情緒有些激動,水月的身子前傾,頂著面前的桌子。

  “是……”小云扶著頭:“從昨天晚上就開始看見,她們說我是……”

  “蝶仙。”蘇水月臉上的驚愕已然褪去,取而代之的是一絲微笑。

  “你怎么知道?”小云訝異的望向她。

  水月卻并不急著答,伸手將木盒抱在手中,摩挲著柔軟的緞面,過了半晌,才道:“如果我說這件衣服是有些緣故,有些仙緣的,小姐信嗎?”

  “信……”小云迅速的點點頭,頓了一頓道:“那是不是說我真的是……”

  “這水月不知道。”蘇水月的笑容在煙霧之后有些飄渺,聲音低沉沉的道:“也許看到什么就是什么吧。”

  “好,就是它了。”小云道:“

下頁(1/5)
30969 討厭